三毛的最后一封信 第一部分 从北极熊到玩具小熊

时间:2019-7-6 0:04:27 来源:我爱写信

一封 信网为你提供三毛的最后一封信 第一部分 从北极熊到玩具小熊

    就是那份藏在心底纯真的热情,让三毛和我期待一起去旅行,虽然这个心愿早已不可能再完成了。可是我此刻忽然发现,她走了之后,我似乎才真正开始掏心挖肺地去旅行。

    我竟然会像代替自己母亲去完成心愿一样的,去帮三毛继续走完她没有看完的世界。首先,要替她走过的就是“万里长城”。

    因为三毛曾告诉我:在她的375个箱子里,荷西与她分享了其中两百个属于世界和国际的箱子,但是她一直都遗憾荷西不懂中文,无法走进她另外一百多个属于中国的箱子,而万里长城就是串连这一百多个中国的箱子里最重要的龙脉。三毛过世之后,我多次登上了长城,就在思绪纵横古今的当下,为她吟咏出了这一首歌。

    三毛不只向往万里长城,醉心中华历史文化,其实她对于沙俄文学和音乐艺术的兴趣、造诣也相当的深厚,只可惜她一生都没有去过前苏联。特别在三毛过世的1991年年初,她当然也来不及看见,就在同年年底前苏联最后正式解体。因此不论是“独联体”还是“俄罗斯”,她都一直好奇地想知道,“欧俄”的那一个“天鹅湖”是如何激发柴可夫斯基写出了动人的芭蕾舞剧;至于,位在西伯利亚这“亚俄”另一头,汉朝苏武曾被羁留牧羊的“北海”,又是如何变成了现在的“贝加尔湖”呢?就让我来告诉她吧……

    西伯利亚大铁路在广阔的原野上划起一道长长的烟雾,它联结着这片安加拉古陆块上一个个沉睡的城市。

    脑海里叠印的景象,竟在这失眠的夜里交响着另一个同样夜雨敲窗的晚上。几十个小时在窗外晃过的城市有名抑无名,翻搅得岂止于心中的已知与未知。这一刻我才从汽车换上了火车,自乌兰巴托(UlaanBaatar)横冲直撞地奔上西伯利亚大草原。我盯着手中握着的玩具小熊,忽然感到,此刻这个没生命的玩偶正在万籁俱寂的子夜,像东方特快车一样,连接着两个阴阳时空里一份相知相惜的友谊。虽然,现在我与三毛的时空突然崩裂成了两个生死阻隔的世界。

    三毛说过,当需要人关怀的时候就会买一只玩具小熊——因为那副逗趣可人的模样总会让人忘记忧愁,也因为握着小熊其实心里就重拾了童少的真纯与浪漫。难怪,每个可爱的人她都称呼他们为“小熊”。

    不知何时开始,我也这么顽童般地染上了这不算好、也坏不到哪里去的“习惯”──沿途我已经不知买了几只小熊了,而它们的老家都是在这个民生物资极为匮乏的俄罗斯。

    此刻我的手中、身旁岂不拥有着好几个稚嫩率真的“童年”呢?民生物资的匮乏正像苦寒,从外蒙首府一直向苏联更北的伊尔库茨克(Irkutsk)、布拉茨克(Bratsk),顺着安加拉河(Angara)延伸着。冻原上狂野的朔风嘶吼肆虐得像个独裁的暴君,它有时比起过去那个延续了74年的政权还要蛮横跋扈。

    一千多年前住在这里的,没有金发碧眼的孩子,没有畸形的“美金店”,而是在一大片西汉帝国与匈奴王朝辗转征战的漠野上,曾有一个被游牧文化与农业社会冲突中牺牲的古人──苏武,那是一段汉朝使者羁留异邦19年的真实历史悲剧。千古恩恩怨怨都在这昔称“北海”的贝加尔湖附近上演过,此刻的我乘着铁马似的火车划过同样的一座历史舞台,自当感受更多的悲壮与凄凉。

    哼起“以文会友”,我曾写给她的那些新诗歌词,不知身在比西伯利亚更寂寞冷清的黄泉路上的三毛有没有带去?但我还是可以终其一生,放肆地为她吟唱。

一封 信网为你提供三毛的最后一封信 第一部分 从北极熊到玩具小熊

上一篇

阅读相关

1、    我一直深信自己那么爱画画是因为儿时陪伴瘫痪残疾的母亲,而我到现在还一直不停画下去的动力却是来自于三毛当年一句随性的鼓励。    从我出生,母…阅读全文

2、    当人们遇到能够深度“沟通”、相互激发创作特质的对手时,人际的友谊绝对是一种超越升华于世俗男女情爱的“狂喜”。只是我和三毛虽有春秋伯牙、钟…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