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的最后一封信 第二部分 以心灵会友

时间:2019-7-11 10:41:44 来源:我爱写信

一封信作  文网为您 提 供三毛的最后一封信 第二部分 以心灵会友

    三毛的寂寞在于知交满天下,却少有能与她狂喜沟通的对象,或许正因为如此,她在极端孤独的心灵空间里,练就了一种与风雨花草等等万物都能够对话感应的性情。这种丝丝入扣,却又民胞物与般豪壮开阔的胸襟,的确令我震撼。三毛也从此为我在刻板的男人世界里,打开了一扇女子温柔细腻、多情多感的窗,教我感受到繁花落叶里的山高水长。现在即使是一朵山坡上兀自生长迎风摇曳的百合,都能令我感动。

    谁会相信就是因为三毛的提醒,我不但开始看花,也慢慢读出了那些像一朵朵小百合的心情,后来更习惯把旅行世界各地随手采集的繁花落叶都做成了压花。特别是她最爱的那些色泽凄美斑斓的枫叶,我也早已经存了好几盒呢。可惜,如果想为她再拾起一片可以别在发梢的枫红,那也只是……梦中的事了……

    在三毛去世后的几年里,我除了继续撰写博士论文以外,就是着了魔似的去旅行。令我惊讶的是:自己特别选中的目的地为什么几乎都离不开偏远的荒野沙漠?

    后来,我从《小王子》的故事里终于又找到了答案,小王子说道:

    “沙漠为什么会这么美?是不是因为在某处藏了一口井?”

    “有一朵花……我想她曾经‘训练’过我,让我变得温顺、听话……”

    这一路上只有我一个人踽踽前进,但是自助旅行深入村里的历程,却在沿途所有人、事、物的交融下,一如小王子的玫瑰─她“训练”过我,让我不仅变得温顺、听话……更学会了用最单纯的心灵,迎接满坑满谷的柔情。

    我终于开始领悟三毛在干旱荒凉的撒哈拉、遥远偏僻的加纳利,如何写下了自己生命中最璀璨的诗篇。另一方面似乎愈是贫困艰苦的人文地理环境,愈盛产这种取撷不尽的悲悯与柔情,也愈是严厉地训练着我。难怪今天回到了北英格兰的利兹(Leeds)校园,我的心依旧向往且深陷在这一大片横跨着欧、亚、非、美、澳五大洲的柔情沙漠中。

    如此久而久之,自然也尘封了心中无尽的柔情与悲悯,逐渐退化淡忘。

    我终于知道我该怎么解释自己这份留学旅人的心情,也完全了解我未来该如何去追思怀念一位同样来自沙漠的挚友──以前我真的并不知道应该像小王子对玫瑰一样,要以享有三毛的“恩赐”为乐。甚至在三毛过世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曾经一直身处在遗憾、惋惜中度过。遗憾她走得太突然,来不及见最后一面;惋惜她的文笔才情,再也读不到她新的作品。其实,我也更遗憾自己不再找得到如此文思相济、真诚启发的挚友,惋惜我没有在与她相交的短短一年中把握更多互动学习成长的机缘……此刻,当我体会到我的心和我的创作早就因着她而更加充满“悲悯与柔情”,弥漫着我们居住的这个些许“不太光洁的星球”时,如此超越升华世间男女爱恋的浓浓情谊,早已使我终生受用不尽,何来遗憾惋惜之有!我为自己这一瞬间的体悟有感而发地写出了以下的文句:“在人世沙漠中寻访柔情,在天地柔情中灌溉沙漠。”

    好一片柔情沙漠。原来只是拟写的一封未投递的信,此刻奇幻地变成了可以吟咏的歌词。我将终其一生像个沙漠般单纯的孩子,超越岁月的摧磨,珍惜自然天地或是人情世故里每一次无情沙漠中的有情感动。

一封信作  文网为您 提 供三毛的最后一封信 第二部分 以心灵会友

上一篇 下一篇

阅读相关

1、    如果要想以一位当代知名女作家如三毛生平的故事拍成一部文学电影,我觉得并不一定就必须只是充满浪漫诗情的剧情片;因为其中有关一位文字创作者纤…阅读全文

2、一、作者眭澔平简介眭澔平(1959年12月24日-),原籍江苏丹阳,出生于台北市,记者出身,是电视主持人,也是旅游家。毕业于国立台湾大学历史学系、美…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