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的最后一封信 第二部分 跟三毛一起看星星——阿尔及利亚的星夜异乡

时间:2019-7-9 0:04:05 来源:我爱写信

 一 封 信 作 文网为你提供三毛的最后一封信 第二部分 跟三毛一起看星星——阿尔及利亚的星夜异乡

    夏夜里,驴队爬行在阿尔及利亚撒哈拉南缘通往利比亚的山区竟是这样的寒冷,就为了沿途我总是走走停停地拍照,拖着整个翻越贾奈特(Djanet)陡峰的行程进度严重落后。红红的大太阳沉没地平线,天色立刻就完全暗了下来,全世界好像只剩下我们还在皎洁的月光下赶路,自是一群漫步在蒙鸿太空的游魂,经过一个又一个枯死寂寥的星球,踏着湘西赶尸般机械的步伐,为地球上的观星者点缀着遥远星系中零落的传奇。

    谁能想象,三毛就是在这同一片沙漠的另一个西属撒哈拉的角落,不但与荷西落籍生活在那里,天天一起看星星,他们这对小夫妻还曾经两度亲眼目击到“飞碟”般神奇的不明飞行物。

    每次旅行,当我必须面对艰苦的路程,思绪常会不知不觉就飞回了台北。我总会哄骗自己,可以跳过眼前这一段劫难煎熬的场景,脑海中迅速勾勒出结束“苦路”后,正在家中安逸享乐的模样,其实也不过就是无所事事那样慵懒地躺在房里罢了。此刻,一边随着驴队披星戴月地赶路,一边仰首欣赏着满天星斗,这一次催眠的思绪把我拉回到了十几年前,三毛和我在她家顶楼加盖的空中小花圃前第一次同看星星的那个晚上……

    仲夏夜里,已经辞去电视台主播工作的我拿到奖学金准备继续出国深造,无事一身轻。我们从阁楼里搬了两张椅子到狭小的庭院空地,尽情在温柔的夜里坐享层峰目下一片四楼老公寓都市丛林的参差峰峦。盆景里枝繁叶茂的月桃木槿、砖墙边绿意盎然的石榴樱桑,有如双手捧着花团锦簇环绕拥抱着我们。抬头看星星,我和三毛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就追溯回另一个更早在十几年前夜空里神秘的传奇。

    三毛说,那天是1973年7月18日,她跟荷西在西属撒哈拉沙漠一个小镇度蜜月,所以日期记得格外清楚。当晚黄昏入夜大概6点多的时候,他们正在那个全靠发电机取电的小镇中心一位阿拉伯人的家里做客。由于当地绝少下雨所以半穴居的房子都没有屋顶,坐在室内即使为了防风而不装设窗户,一样可以由天井延伸的视野看到天空。没想到怎么会突然停电了,主人先是点起了蜡烛,过了一会儿觉得在屋子里面太幽暗,夜空又不时闪出一道道的光亮,于是大伙儿全跑到外面的沙地上去。这才发觉可不得了,全镇大约有一千多人都站在那边仰头望着天上看──“飞碟”。

    三毛细细估算了一下,差不多是个浮在一般楼房16层到18层高度的圆形透明球体。其实它也不算是完全透明的,三毛形容它好像是个包了几十层塑料袋的小火球,沙漠夜晚的狂风再大也吹不动它。奇怪的是不但全镇的发电设施全数“当机”,连十几台吉普车都无法发动。霎时三毛回头一瞥,只见那个火红圆球突然微微晃一下急驶成了一个直角转弯离去,并非缓缓飞走的,就是这么一声“哗”!瞬间消失在众目睽睽的沙漠夜空中。

    说也奇怪,圆形球体一走,全镇的电都来了,车子也可以发动,令村民们啧啧称奇。三毛说她确定那绝对不是幻觉或海市蜃楼,跟房子一样大的火球出现在毫无光害的沙漠里实在太清晰了,不可能看错,因此大家都把这件事当成是“外星人”夜访地球的奇闻口耳相传。

    直到三毛死前都还在说,如果真的有所谓“第三类接触”的话,她非常愿意做第一个实验品,因为她始终认为“和平”与“爱”绝对是足以超越宇宙星系相互交流沟通的凭借。

 一 封 信 作 文网为你提供三毛的最后一封信 第二部分 跟三毛一起看星星——阿尔及利亚的星夜异乡

上一篇

阅读相关

1、    如果要想以一位当代知名女作家如三毛生平的故事拍成一部文学电影,我觉得并不一定就必须只是充满浪漫诗情的剧情片;因为其中有关一位文字创作者纤…阅读全文

2、    三毛在采访中曾经告诉我,好几次,因为荷西去潜水,三毛气得狠狠地打他。其实三毛不只一次为了荷西爱潜水而生气,但是,荷西最后终究还是把自己的…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