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参花》编辑部姜鹤的一封信

一 封 信作文 网为 大家 提供致《参花》编辑部姜鹤的一封信

姜鹤老师,昨夜与您一席谈话,让我一夜没睡,我反复考虑一个问题:究竟是杂志的无奈还是作者的无奈,便连夜赶写出《究竟是谁的无奈》准备发在报上。

您昨夜开出的条件非常滑稽,一篇小小的短文让我买二十本杂志,没有稿费不说,还让作者倒花二百多元钱,这简直是一种文化敲诈,出现这种情况是“钱”这个魔鬼,有了钱,谁就能提高生活质量,但拥有钱又是无止境的。

杂志与作者的关系从来是不对等的,作者与杂志相比作者是弱势群体,这就让杂志有机可乘向作者伸手要钱,去搞有偿发表。一篇原本可以正常发表的作品,到了用铜钱做成眼镜的编辑眼里,也成了需要拿钱才能发表东西。大量靠钱上刊的文章,质量上难以保正,造成刊物质量 下降,使读者不愿再读这类刊物,订户减少是必然的。

谁都知道,编辑的本身也是作者,编辑也想写出自己的作品,近水楼台先得月,暗箱操作,把自己的作品塞进刊物里面,就可以领取高额稿费。让谁得到稿费,成了你们手中的一只鸟,松手即活,紧手即死。可怜那些作者,辛辛苦苦创作出来的作品,不单得不到酬劳,反倒倒给你们交钱。你们把发稿当成恩赐,当成捞钱的法码。

您所阐述的理由粗看在理,细细推敲一派胡言,出现这派胡言的是文人的狡诈,为自己自私行为作狡诈的辩解,诚然,现在杂志存在一些困难,但这种困难正是杂志自身造成的,杂志杀鸡取卵的方式,只会越来越让读者反感,上世纪八十年代,我连续四年订阅《参花》杂志,然我没有在《参花》发一篇文章,是老一代《参花》创业者的那种用心治刊精神吸引我不知不觉的订阅,那老一代《参花》编辑老师,至今令我念念不忘,他们那种认真对待作者的精神深深感动着作者,让作者在感动之余,自觉自愿的掏钱订阅刊物。很长一段时间,在作者群中就有人对《参花》有看法,我还不太相信这份一度让我敬重的刊物,昨夜总算领教了,这也许本身不是您的错,但《参花》目前撒大网扑鱼的有偿发稿作法,迟早会把自己逼上绝路,纵观目前出版界这种乱象,是人的自私与贪婪造成的,这种自私与贪婪犹以《参花》目前的主人最甚,《参花》的编辑几乎倾巢出动,渗透到各个文学群兜售有偿发表。有一天晚上,我即兴写了一首诗,粘帖在群里,想让大家评着玩玩,诗一粘帖,马上有人问“想不想发表”?我说:“想”。一首即兴写的诗能有人给发表是幸事,我问:“发在哪里?”“《参花》可以吗?”《参花》是八十年代做梦都想上文章的刊物,一首即兴的小诗,能在本世纪我的有生之年上《参花》真是我的荣幸,我觉的莫不是在作梦?我立即回道:“可以”。“请交二百元版费,一个版”。“啊!”我立即拒绝了那人的要求,我想,那可能是《参花》的一个什么编辑。当时我对《参花》还没有太恶劣的印象。昨天晚上,姜大编辑可真让我对《参花》刮目相看了。您还真不如找个理由说我的小说质量不够上刊还让我心里好受些,您简直是对作者的一种侮辱,您让我老夫第一次感到无耐啊。《参花》以前那可敬可仰的老传统哪去了?怎么变成一群粘满铜臭的人?真的让人很败兴。

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投稿《参花》《参花》编辑认真对作者的精神,感动了一批又一批作者,杨金旺老师对我退回来的稿子一个字一个偏旁一个标点的修改,并认真指导我怎样去写作,虽然不上刊,让我心里温暖,对《参花》生出无限的敬意。也正是这种敬意,让我在《参花》一篇文章没上的情况下,才连续四年订阅《参花》,现在您的作法能让我能激起订阅《参花》的激情么?一提《参花》我现在就有些头痛,一份让人头痛的刊物,订量能上升么?其实,不是读者不愿订阅刊物,是刊物的贪婪偏离了正确的方向,才造成刊物目前的困境。刊物砍树摘果的经营方式,脱离了读者,造成目前刊物路越走越窄。刊物只有和读者作者良性互动,刊物才能有生机。否则,刊物长期走进这个恶性循还的怪圈,那么这个刊物离停刊或停刊整顿不远了。目前,不是读者掏不起银子订刊,是刊物让读者不值得掏银子,才造成目前这种恶果。我村八十年代以前私人订刊几乎为零,九十年代可达百分之三,现在百分之四十农户订有报刊,可就是没有《参花》,我问:“为什么不订<<FONTface=宋体>参花>?那是我们省自己的刊物。”大家说:“不好看,没意思”看来,这“不好看,没意思”是造成刊物难以生存的根本原因,要想“好看有意思”就要在刊物质量上下功夫,而不是挖空心思的去搞有偿发表,这种旁门佐道。我有二十多年没写东西,去年在朋友的劝导下重新拿起笔来,写了不少,真正发出去的只有十几篇,其他全发布在网上,出师不利,真是感到无奈。我并不企望自己在晚年能发表多少东西,我没有那些个虚荣心,我也不企望能挣多少稿费,我也不缺那一头二百的钱,我要的只想在晚年玩个高兴。我只盼望刊物能和七八十年代那样能做到作者、编辑之间良性互动,那种良性互动的良性和谐还能回来么?

 

                               祝:编安

 

 

 

                                 醉卧残阳

 

 

 

                            2014年1月9日深夜

一 封 信作文 网为 大家 提供致《参花》编辑部姜鹤的一封信

上一篇 下一篇

阅读相关

1、各位泳友过年好!16号晚上虞河泳友举行了团拜活动,本来是大家很高兴的一件事,结果被我“砸了场子”,给大家带来的不愉快我在此表示歉意,看完这封信…阅读全文

2、亲爱的知青朋友:中国大丰“知青农场”“上海知青纪念馆”现已成为全国独树一帜的知青文化品牌,她将积淀已久的知青文化在您的眼前再现当年的酸甜苦辣…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