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孩子的59封人生建议信 第29封信 九条有关资产的经验结晶

时间:2018-9-28 0:17:35 来源:我爱写信

一 封 信作文  网 为你提 供写给孩子的59封人生建议信 第29封信 九条有关资产的经验结晶

亲爱的爱丽萨和卫斯理:

为什么要提起这些问题呢?毕竟你们还都没有开始职业生涯。但我觉得在你们准备开始新的征程之际,应该和你们介绍一下这些事务。我试图传授给你们的许多贸易法则不仅是我多年实际经验的观察所得,也是各行各业专家们的智慧结晶,他们曾经、现在都在我的生活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下面是负责我个人遗嘱、资产和信托律师的经验之谈,虽然不一定好听,但内容却实用、实在。他也是我们的家庭顾问,很关心这个家族,包括你们俩。他既信奉实用主义又风趣幽默。

我得去棕榈滩见我的律师,他并不住在那,但喜欢在富人和名人常去的地方闲逛。

“优秀的地产律师都是偷窥狂,”他告诉我,“他们从不参与到生活中,只是观察生活。”

我的地产律师名叫彼得,他符合我对自己个人团队的全部四个要求:

第一,他最初是由我一些聪明绝顶的朋友推荐的。

第二,彼得独特、有个性,他主要的才能体现在对人性的理解方面。

第三,银团专栏作家爱伦·古德曼多年前告诉我,她希望手下的员工固执甚至偏执,最好是工作狂。“他们必须先让我满意,然后才能忙自己的事。这虽然是很糟糕的一种生活方式,但对于他们关心的客户来说非常重要。”

第四,彼得就是一个近乎固执、偏执的人。他的约会都安排在棕榈滩,总是在同一家餐馆就餐,这样确保服务质量。他在酒保那里存了几条菲拉格慕(世界知名皮具品牌)的围巾,事先安排好。如果和每个新的约会对象坐在酒吧聊得尽兴,他会说:“对于有缘人,这是个充满魔力的酒吧。”然后给酒保递个眼色。“看看会发生什么奇妙的事情,留心看。”然后酒保就拿出包装精美的盒子,里面装着菲拉格慕围巾。“不要对可怜的遗嘱与资产律师吹毛求疵,”彼得曾经对我说,“是的,话不好听,但是对细节的精益求精就像是一个布景设计师。这就是为什么全世界的富人都跑来让我给他们处理遗产。”

他比我年轻。所以你们必须开始培养比你至少年轻几岁的专家。你团队中的人应该精力旺盛、如日中天,而不应该是快要退休了。

在过去的几年,彼得清楚地形成了他的资产处理计划原则。我保证,你们性格中实用主义的一面肯定会觉得这些原则非常有用:

1. 如果你真的富有,资产计划的形成应该是通过控制与权力的积累,而不是通过资产的积累。

2. 选择你在这个世界上最信任的人作为你的托管人或执行人。这虽是一种授权的行为,但如果一个男人赋予其妻子这种权力,那么这就是一种爱的最高表现。

3. 不要让律师当托管人,因为牵涉太多的利益冲突。而且不要让为你服务的人有双重任务,你的托管人、律师和基金经理都应该是单独的人。

4. 永远按时薪支付你的律师,不要按资产规模。

5. 你可能犯的最大错误是让公司律师担任你的托管人。想想“托管”这个词,他应该是你完全信任的人,因为通常情况下托管人的主要责任是聘用或解聘其他代表你利益工作的专业人士。

6. 永远不要让银行或机构作为你的托管人。他们收费昂贵而且往往组织能力很差。此外,不要让任何专业人士担任你的执行人,让执行成为一种私人关系。

7. 如果你希望像富人那样生活,尽早签署信托书,名下不要有太多财产。许多超级富翁的名下根本没有任何财产。

8. 我的第一目标是“勿伤害”。律师似乎嗜好伤害:不好意思,但这是事实。所以你不要再雪上加霜了。大多数律师觉得他们知道答案,事实上客户才知道答案——你的律师需要知道的是问题。

9. 当你雇佣律师为你做遗嘱或信托时,确保这个律师很踏实。资产律师经常给你照搬上一个客户的计划,可能这个计划很完美,但不一定适合你。当你搜寻律师的时候,多打听打听,如果一个律师看似缺乏常识,换一个试试。

为什么我总是强调“常识”这个主题?在一个有七十亿人口的世界里,它比什么都重要。

你们信奉实用主义的爷爷

Make sure, above all, that the lawyer has common sense.

切记确保律师具有常识。

* Great estate lawyers are voyeurs.

* You have to start developing experts who are at least a few years your junior.

一 封 信作文  网 为你提 供写给孩子的59封人生建议信 第29封信 九条有关资产的经验结晶

上一篇 下一篇

阅读相关

1、约翰·D·斯普纳,美国最著名的投资顾问兼作家。毕业于哈佛大学,目前居住在波士顿的灯塔山。所著畅销书包括《一个股票经纪人的告白》、《聪明人》、《…阅读全文

2、孩子们:这是一件令年轻人惊喜的事情。今晚是月圆之夜,皎洁的圆月总会让我想到浪漫的爱情。我第一次真正意识到爱情是我在缅因州做初级顾问的时候,那…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