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封 西天取经引发的争议

时间:2019-5-11 0:07:20 来源:我爱写信

一 封 信网为您 提 供唐僧写给观音的36封信 第1封 西天取经引发的争议

贞观十年 春正月 庚辰

人活在世上会遇到两种人,一种人让你成长,一种人让你成全。让你成长的人教给你游戏的法则;成全你的人给你一个梦,你沿着梦往前走,看见了自己和整个世界。是您让我走在梦的路上,这个梦使我在虚妄的人世间找到了生命的依托,我因为它得以存在。

亲爱的观音老师:

您还好吗?您回去有些时日了。长安城的市民们还在谈论您,少不了许多流言蜚语。您的知名度这么高,显然跟我皇有很大关系。陛下不但接见了您,还跟您进行了深入的思想交流。尽管关起门来都是怕老婆,但面子上大唐的男人们都很自大,不拿女人当回事,就连孔夫子也认为“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陛下作为我华夏最有种的男人,能跟一个“洋女人”促膝长谈,真是前无古人的罕事。据我朝的御用作家们讲,怕是娘娘们也未必有这样的恩典。当然,娘娘们的功能也不是用来谈心的。国学院的教授们正在整理您与陛下的谈话记录,说是要编辑出版,供大唐的臣子与学者们做内部交流。凡此种种,我也是道听途说,不足为证。其实您的到来让国学大师们很丢面子。因为据他们的考证,您原本是个留着八字须的男人。遵照他们的研究成果,有些庙宇也供着一个刚猛的男人,说是您的法身。为此,不少谏官已经开始准备奏本,准备弹劾国学院院长,并要求大幅削减国学院的预算。其实一切相都是空相,塑成男人或女人又有多大区别,对不对?想想只是个不怎么高明的笑话而已。

您的到来不只是为长安市民增添了茶余饭后的谈资,也让有些人很不舒服。您知道,我讲的有些人就是大唐的道士。自佛法传入中土以来,道士跟和尚的关系一直很紧张。道士以本土宗教自居,认为外来的和尚念不好经,最重要的是影响就业,抢了他们的饭碗。道教有个致命的缺陷,就是白日成仙。可很多人修炼了一辈子,到底也只是一堆白骨,这件事严重影响了道教的品牌。尽管不少道士很努力,希望炼出长生不老的丹药,可不幸得很,炼丹的也死了。有些帝王和权贵因为服了道士的丹药一命呜呼,这种例子比比皆是。佛法传入中土以后,虽然在经营管理方面遭遇到不小的困难,但整体发展势头很好,占有了中土香火产业相当的市场。南北朝时期的梁武帝笃信佛教,还跟达摩祖师进行过交流。尽管两人谈不拢,不欢而散,但广告效应很强。在皇帝与社会名流的带头下,民间的香火也很旺。当然,庙里的香火越旺,道士们的心就越烦,非但六根清净不了,还动不动找茬跟和尚打架,甚至闹出过命案。当然,打架的原因也不能全怪人家,和尚也有责任。出家人为了世俗的利益斗得你死我活,真让人情何以堪。

大唐王朝建立以后,道士们终于等到了扬眉吐气的一天。因为大唐皇帝姓李,反正官方舆论就是这样宣传的,说是道教祖宗李耳的后裔。其实这件事的真实性非常可疑。我有位研究历史的朋友曾私下里做过一番考证,他的结论是李唐王室跟李大耳朵根本没有任何关系。姓李的人多了,怎么可能都是李大耳朵的后代。李大耳朵是民间戏语,据说李耳先生生而异相,从他妈妈肚子里出来时就白眉白胡子,是个小老头,而且耳朵是正常人的好几倍。当然,这都是传说,生个老头出来,至少从科学上讲有点匪夷所思。如果能有李耳的DNA样本就好了,可以让国学院比对一下。当然,谁也不敢公开质疑,除非嫌自己的脑袋是个累赘。尽管大唐的法统规定学术自由,但自由的前提是必须让权贵们满意。其实我皇这样攀亲也可以理解,历史上的帝王,都要找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大明星当祖宗。连汉朝的立国者刘三,也说自己是我华夏人文始祖黄帝的后代。其实大家都明白,刘三不过是沛县丰邑中阳里农民的儿子(在史书上,他老爸连个正儿八经的名字都没有),血统并不高贵。他们之所以要造个新祖宗出来,这跟我华夏的宗法文化有很大关系。所谓老子英雄儿好汉,老鼠的孩子会打洞,如此而已。我朋友曾写过一篇《论出身》的文章,发表后引起了轩然大波,等于是揭了老底,撕下了大家的面具。面具是什么,面具就是饭碗,这不等于要别人的命吗?如果不是皇后陛下说点好话,更重要的是陛下也是怕老婆,我朋友怕是早就找不见自己的脑袋了。

事实上大唐天子也很给道士面子,道教终于有点国教的架势了。特别是陛下老爸统治的时候,因为有了皇室的支持,道士们对和尚很不客气,比如和尚在大街上被他们吐口水,那是很正常的事。有的和尚受不了,出门还戴上假发。一次佛学会上,有人甚至提出应该与时俱进,光头已不合时宜,大家应该留起一头秀发,与道士们一争高低。结果表决时少了一票,被否决了。幸亏那一票,总算保住了我们的特点。到陛下君临天下的时候,气氛好了很多,因为他主张百花齐放的文化政策,禁止向和尚吐口水,所以我们的日子好过了许多。当然,道士们依然把持着香火产业的最大份额,形成了一定的市场垄断。所以您的造访,特别是得到陛下的垂青,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

自您走后,道士们就一直没有消停,开什么学术研讨会,还编了小报,从学理上把和尚批得一无是处,最有名的就是《异哉所谓光头荣华论者》。他们还联络了不少人,其中不乏社会名流,搞“万人齐心救大唐”签名联署活动,向陛下表示严正抗议。据说他们还写了万言书给陛下,说什么“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不能忘了自己的祖宗”等等。在他们看来,既然陛下的老爸已经认了李大耳朵做老祖宗,大家就不能做不孝的子孙。假如任由“秃驴”们(他们向来就是这样抬举我们的)散布异端邪说,怕是有亡国灭种的危险。听手下的小和尚说,道士们为了阻止这件事,还跟长安的黑社会勾结,组织了“捍卫国学诛灭玄奘行动小组”,准备对我下手,活动代号为“光001行动”。现在能活着给您写信,是因为他们就劳务费无法达成一致。既然干掉的是个名人,风险不言而喻,黑老大自然要开出个好价钱。

这件事搞得陛下心里很烦,他以为没必要这样兴师动众。据宫里的太监说,陛下还是觉着您的理论很有道理。尽管朕即天下,但也不能一点不顾及社会舆论。以为皇帝可以为所欲为,那是对大唐政治文化的无知。上面有祖宗的法统,下边有一堆文武大臣,哪一个都需要摆平。道士们既然以自家人自居,就算是陛下不高兴,也未必下得了重手。为此陛下在大明宫召开了一次特别会议,在京的正五品以上长官都参加了。根据我朋友的研究结论,大唐的长官基本上分五种,一是自太原起兵跟陛下一起玩过命的,二是从对立阵营中投诚过来的,三是所谓社会贤达用来装点门面的,四是跟陛下有裙带关系的,五是考试及格经平康里集训选拔上来的。这些人又进行排列组合,结成各种团伙,各怀鬼胎斗得你死我活。据我朋友的研究,这就是所谓的政治黑洞效应。在政治黑洞效应作用下,整个官僚体系变得非白非黑,而是货真价实的“灰性社会”。是否真是这样,我没有兴趣研究这些,也就不甚了了。

据说当时大家在朝廷上吵得很厉害。大唐就这点好,基本上让人说话。让人说话听起来没什么,但有这种雅量的帝王和朝廷真不多。大部分帝王和朝廷是禁止讲真话的,弄不好要杀头。在我华夏,因为大家都不讲真话,所以讲话从来就是一门艺术,或者说很后现代的艺术。朝会刚开始,陛下按照惯例让群臣先发表意见。有人坚决反对陛下派人西天取经,更激进的主张是索性把全国的庙都拆了,把和尚们赶到乡下去,每人由朝廷发个婆娘,让他们为国家养鸡。也有人主张取经是可以的,但不要以官方的名义,全当是民间文化交流活动,取来取不来,算是给观音菩萨一个面子,所谓“敬鬼神而远之”。“敬鬼神而远之”是孔夫子在《论语》里讲的话,原文是“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可谓知矣”。这老头真逗,反正自己弄不明白,扔在一边不管就是了。当然持赞成态度的也不少,说只要不危害大唐的江山,应百花齐放百舸争流云云。不过当陛下表示自己坚定支持西天取经时,大家的意见很快取得了高度一致——吾皇英明,万岁万岁!不用再费太多口舌,全部通过。

随后,他们把我请了过去。大明宫是大唐皇宫,在长安城的最北面,地势比较高,远远望去宫殿巍峨,令人生畏。大明宫我是第一次去,这话等于是废话,如果没有您的面子,我等草民怎么可能去那种地方,毕竟不是旅游区或招待所。没想到里边更加奢华,超过了我住过的任何一家五星级寺庙。据我朋友讲,大多数帝王在位时都会大兴土木,一是为了享尽人间富贵,二是他们怕死后被人忘掉,抓紧拿国家的票子为自己修纪念碑。就算死了,也要把能带走的全带走,准备在下一个世界里挥霍。据说秦帝国始皇帝的坟墓,黄土下面埋着一座奢华无比的宫殿,人间万象,日月星辰,无所不备。我朋友说,所有的帝王在爬上龙椅后首先把他老爸喜欢的帝国栋梁们干掉,接下来马上给自己修坟墓。在地下他们也不是特别寂寞,除了金银财宝,陪葬女人的朽骨,经常也有头上戴着长筒袜的盗墓贼进去陪陪他们,帮助他们活络一下筋骨,待遇比老百姓高多了。

在大明宫我受到空前的欢迎。自进门开始,全身的鸡皮疙瘩就没有消失过。那些准备让和尚去养鸡的人,也夸我相貌堂堂,国之栋梁。陛下显然对部下们的领会贯彻能力很满意。幸亏有这些明白人,如果都是魏征,天天找茬,那做皇上还有什么劲?当年刘三干掉项羽当了皇上,可弟兄们散漫惯了,还是踢他的屁股开他的玩笑,刘三坐在龙椅上感觉跟泡澡堂子没什么两样,因此浩叹:做皇帝有什么鸟劲!可经儒生叔孙通一番折腾,他就找到感觉了——今天总算过了把皇帝瘾,知道皇帝的富贵了。这可能是历史上最成功的一次投机,对我华夏政治思想文化发展产生了决定性影响。孔夫子今天能大吃冷猪肉,真的要好好感谢叔孙通他们。据我的朋友研究,多少年来,很多读书人几乎把所有的精力和智慧都用来研究怎么当个好奴才。好奴才的本事就是不但到处宣扬主子的屁是香的,而且能够引经据典来证明为什么这么香。当然说主子屁臭的人也有,但说这话以前,他们已经在家里准备好了棺材。我的朋友向来比较偏激,是否真如此,我也不清楚。

陛下拉着我的手讲了一堆很煽情的话:陈师父,观音菩萨这次到大唐来,我们之间进行了良好而富有建设性的会谈,大家在很多方面都取得了共识,我们有理由相信,通过大家的努力,对佛教的健康发展,特别是我大唐的文化建设将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文化建设非小事啊!我向来主张要博采众长、多元化地发展。我跟观音菩萨也达成了一些初步的合作意向,其中一项很重要的内容就是国际文化交流。我们不但要把大唐文明传出去,还要把别人先进的文化引进来。决定派你到天竺取经,就是出于这样良好的建设性目的。具体的事情我想观音菩萨已经跟你谈了,你自己就表个态吧。我赶忙表示绝不会辜负陛下和大唐上千万子民的重托,一定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陛下还特别鼓励了我几句:干事业嘛,哪有不牺牲的,受点苦没什么,当年我也是这样过来的。有件事不知当讲不当讲,陛下私下里竟然托太监向我传达口谕(其严肃性与权威性有时候凌驾于天理人情国法之上):听说天竺的姑娘不错,回来的时候顺便给朕带几个!唉,我是和尚啊,亏他老人家想得出来。

大臣们也从不同的角度就西天取经的重大价值发表了评论。基本观点为:西天取经是陛下做出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伟大决策,这种政治眼光恐怕连周公也自叹不如,这充分证明了陛下不但是伟大的政治家,也是伟大的军事家、伟大的思想家、伟大的社会学家。凡陛下讲的,都是真理,凡陛下要求的,我们必须执行,万死不悔!中书省的大臣把这些东西总结为“四不一没有”,就是不能用常人的眼光来看陛下的决策,陛下是最大的圣贤,超过了孔子;不能用今天的眼光来看陛下的决策,陛下的决策跨越了所有的时间;不能用中华的眼光来看陛下的决策,陛下的决策是全人类的福音;不能用一般的眼光来看陛下的决策,陛下是真理的化身,他的理论永远正确、绝对正确;没有陛下,我华夏甚至全人类将生活在黑暗的深渊中,少了指路的明灯!其实对这些东西我没有一点兴趣,不就是派个和尚取经,用得着这样上纲上线吗?但我也能理解,上纲上线是他们的工作,也是他们的饭碗。我感兴趣的是国学院院长的发言,他认为西天取经将有助于环境保护,原因是光头多了,就可以节省大量用水,保护水资源;和尚吃素,排泄物不会太臭,可以有效降低CO2排放;光头在夜里有照明作用,可以节省大量能源,等等。更有人认为西天取经对维护帝国稳定具有非凡的价值,因为现在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很多男人憋不住了就会生事,如果把他们转化为和尚,就可以有效平衡帝国的男女结构。

显然,陛下对群臣的发言非常满意,并要求大家把各自的发言写成论文,由国学院与大明宫皇家书局联合出版,书名暂定为《西天取经与大唐气象》。陛下也答应到时候亲自撰写序文并出席新书发布会。也许是受了大家的感染,陛下非要把面子给足,或者说把我抬举到无以复加。特别赐我国姓唐,就这样还嫌不过瘾,要跟我结成把兄弟。基本仪式跟民间结伙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少了在手腕上割一刀,喝的是西域贡品葡萄酒而不是鸡血,所谓“葡萄美酒夜光±”。在别人看来,这是天大的荣幸,就像是中了六合彩,感谢祖坟埋对了地方。可我没丁点激动。我爹姓陈,我姓唐,这算什么事?!至于给皇帝当把兄弟,确实有点让人不寒而栗。根据我朋友的研究结论,历史上给皇上当兄弟的,没几个有好下场。江山往往是男人踩在女人的胸脯上用人头堆积的光荣的荆棘路,包括他兄弟姐妹的。隋文帝之死杨广是首席嫌疑犯,并矫诏杀兄,淫其后母。陛下发动玄武门政变,杀死哥哥与弟弟,逼迫老爸退位,纳弟弟的小老婆入宫。虽有不少学者为其掩饰,终脱不了违背人伦的骂名(王夫之有言:“太宗亲执1以射杀其兄,疾呼以加刃其弟,斯时也,穷凶极惨,而人心无毫发之存者也。”辛可注)。陛下还特意写了诗送我,后来发表在《大唐朝报》头版上。大臣们都说,自盘古开天地,未曾有这样惊天地泣鬼神的大手笔。

其实这些都没有什么,我向来对名利兴趣不大。重要的是,西天取经的方案通过了,我可以按照您的召唤,去实现人生的梦想。人活着终归要踏踏实实地去做一件自己想做该做的事,我想这就是我想做该做的,这是您的心愿,我的归宿!无论在这条路上经历怎样的艰难,不管是否能走到辉煌的终点,我都要感谢您。人活在世上会遇到两种人,一种人让你成长,一种人让你成全。让你成长的人教给你游戏的法则;成全你的人给你一个梦,你沿着梦往前走,看见了自己和整个世界。是您让我走在梦的路上,这个梦使我在虚妄的人世间找到了生命的依托,我因为它得以存在。

还特别要感谢您送的袈裟,非常合身,就像是给我量身定做的一样。据说长安的商家已经推出了很多款类似的时装,现在满大街都是穿着新款袈裟光脑袋(上面还有各种刺青)的时髦青年,连平康里的性工作者也穿着改良的袈裟接客,当然料子要透一点。其实衣物的美丑本是虚幻,因为这是您的一份真意和温情,总让我感动。为了显示大唐气象,皇恩浩荡,陛下特意安排我穿着新袈裟在朱雀大街上*。朱雀大街是长安城的中轴线,宽度达150米,长5020米,号称是天下第一街。尽管很多人羡慕不已,在我看来,这跟很多性工作者站街拉客、死刑犯游街示众没什么两样。但这就是人世间的游戏规则,帝王们时刻都忘不了告诉他的子民,他的决策明并日月,他的光芒无处不在,大家生活在尧舜之世,对他的英明神武应该感恩戴德,何况他为大唐塑造了这么一个千年不遇的人间*。

游街活动取得了空前成功,长安城万人空巷。有人说,当时长安城少说有一半的人,也就是50多万市民参加了这场嘉年华会。大家如蚂蚁般挤到朱雀大街,鉴赏陛下的把兄弟到底是何等人物。据说朝廷为此动员了首都所有的巡捕,外加若干卫戍部队。但由于人实在太多,造成了交通严重堵塞,据说还踩伤了不少。唉,真是罪过!大街上的人都说我穿上您的袈裟很帅,很有气质,是当代的潘安、宋玉,当和尚实在有点可惜。潘安、宋玉是古代最有名的小白脸,虽然长得很帅,走在街上女人看见就口水流个不停,但人品与能力马马虎虎,或者说很被有骨气的人所不齿。尽管巡捕保驾护航,但也有忍耐不住的男人们用番茄和鸡蛋轮番袭击我,发泄他们心头的妒火。街上的女人(据说皇后陛下和公主们也来了)又哭又闹,鼻涕横流,尖叫声让人以为长安城发生了地震。她们把一堆堆的花往我身上砸(花店的老板发了),更有甚者,扬言如果我找别人,她们就废了我。为了显示她们的诚意,还特意向我晃动着各种款式的水果刀、从国医院借来的手术刀、剔腋毛的小李飞刀、净身房用来制造宦官的圆月弯刀。总之,盛况空前,苦不堪言。这种事比较适合荷尔蒙分泌过旺的男人,而我是个不大喜欢热闹的出家人。

护照(通关玉牒)已经办好了,这次不用托关系,办得挺快。看来什么事只要一把手关心,就很容易搞定。平常可不是这样,有孕妇申请去扶桑探亲,直到她生下的儿子年老寿终,护照还没有办下来。由于等不及,很多人选择偷渡,结果引起高丽、扶桑等邻国的强烈抗议,威胁说要停止上贡。抗议归抗议,该上贡的还是要上贡,毕竟大唐是老大嘛!

护照是由礼部尚书亲自送来的。据说礼部为这事召开了一个规模宏大的发布会,把它列为今年礼部十件大事之首。由礼部尚书亲自挂帅,动员会开了好几次,还成立了一个特别工作委员会。其实就是屁大的一点事。礼部尚书在寺里召开现场办公会,高度评价了本寺的各项工作,并授予本寺“大唐一级芙蓉勋章”。礼部尚书还当场下令由礼部拨出专款修缮那间破烂不堪、臭烘烘的厕所。尚书大人义正词严地指出:能不能保证广大和尚师傅在一个典雅的地方出恭,不是一个简单的工作问题,这关系到我大唐的面子,面子重要啊,一定要抓紧、抓好,不能辜负了陛下的期望。听说礼部为此成立了一个由礼部长官及国学院专家组成的专门委员会,正在就寺院厕所的修缮问题进行项目论证,并向全社会重金征集设计方案。看来大家的鼻炎快要好了,隔壁的老百姓再也不会时常扔板砖过来。

至于我的身体,您就不要过于担心了。自从上次吃了一位洛阳老中医开的药,前列腺炎再没有严重犯过。我也搞不清楚,什么时候得了这么个怪病。折磨人好些年了,中西医也看了不少。现在偶尔有点不适,据大夫说在我这个年龄,也属正常。怎么说呢,我自幼出家,真气还是比较足的。为了圆满完成取经大业,这半年来我也特别加强了有氧运动,比如游泳、跑步等等。有时候也跟朋友们打打马球,不过技术还是很次。据说,很多人就是因为马球打得好,经常陪陛下或娘娘们玩,被提拔到一品大员了。跟以前相比,我现在感觉三角肌和腹肌都强壮有力了很多。有人还怂恿我参加来年春天在乐游园举行的一年一度的大唐超级猛男秀(简称“超男秀”),也就是全国健美先生选拔大赛,说不定会拿个好名次。哈哈,我又胡说了,出家人不打诳语,我有点像个臭嘴的和尚,莫怪!

太多的话要说给您听,今天就到这里了,所谓春困秋乏,我的确有些困了。相信我会常写信的,因为我只能把心里的话讲给您!您宽宏大量,至少跟您讲不怕因言获罪,被人特别照顾。

希望您保重身体,上次看见您有点咳嗽,需要我给您带点我大唐的止咳糖浆过去吗?茫茫尘世间最真挚的遥远的祝福!

玄奘夜于长安僧舍110房

 

一 封 信网为您 提 供唐僧写给观音的36封信 第1封 西天取经引发的争议

上一篇

阅读相关

1、一、关于作者辛可人简介:辛可,原名辛梦尧,作家,祖籍宁夏,现居北京,所习专业为历史学。长期从事学术研究和文学创作,始终坚持戏讽性艺术风格,嬉…阅读全文

2、整理、翻译唐僧的信件,是一件颇为不易的事。这些信件都是用梵文书写的,如今精通梵文的大师,海内寥寥无几。一是北大教授季羡林先生,另一个就是我。…阅读全文